标题: [转贴] 向求纬《我从三峡看重庆》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22 14:04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向求纬《我从三峡看重庆》

向求纬《我从三峡看重庆》

  中国著名作家们从全国各地来看重庆,从各个方向、各个角度看重庆。看来看去都说重庆经看,重庆耐看,重庆好看。

  我则以自己独特的身份———移民、记者、作家,以独特的视角———从三峡来看重庆。有时是纵向,有时是横向;有时是立体,有时是平面;有时是仰视,有时是俯瞰……

  首当其冲我是一个三峡移民。因为承担举世无双的三峡百万大移民的重担,重庆成为直辖市,在重庆发展的历史上跃上了一个无人可以望其项背的新起点。而库区腹地的万州,也因此而脱胎换骨,凤凰涅槃,阵痛过后得到后福。这次“中国著名作家看重庆”成员们参观了三峡博物馆、重庆市规划展览馆、三峡广场等处,深深体会到三峡工程、三峡移民的巨大感染力。作为移民,现在这个份上回过头看,我自己当初那幢土墙泥瓦三合院实在是太窄、太小、太寒酸了,在顶天立地的重庆主城区建筑和焕然一新的万州移民新区中简直不值一提。然而正是因了三峡移民的牺牲和奉献,新重庆才在全中国、全世界别具一格,独占鳌头。重庆将移民作为头等大事之一,事事处处时时为重为先,作家们所到之处都有深切的感受。

  接下来我是一个多年从事新闻工作的记者。这次我和作家们一道、同时以记者的眼光参观红岩纪念馆、张自忠纪念馆、卢作孚墓园等处的时候,我的心灵又一次被深深地触痛了。革命虽已成功,烈士已成忠魂;革命还未彻底,后人不敢懈怠!革命烈士们的形象牵引着我,使我这么些年“位卑未敢忘忧国”。我生活过的大巴山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四军的战壕,悬挂过彭咏梧烈士头颅的奉节竹园的城门,下川东游击队留下的大批珍贵文物,贺龙挥兵经过的大昌古镇……我用笔、用镜头一次次地记录下来,传扬出去,感动自己也感动了无数读者。“红岩”作为重庆的一种精神,正在被当成宝贵的财富,社会发展的一种动力,被不断地发扬光大。

  仅举一例。作家团在采访的几天时间里,别说遇上中年人老年人,就是打扮入时的年轻人,问到重庆大轰炸,差不多都知道。有的人还是当年受害者的亲属呢。正如在万州,很多老万州人新万州人都知道1926年英舰制造的“九五”惨案。重庆这座正在快速发展的西南重镇,在努力提高自己的经济实力的时候,须臾未曾忘记身上的伤疤,并时时从中吸取力量和营养。我联想到在渝东门户三峡的夔门之巅,至今保存着一门抗击倭寇留下的古炮,那炮台随水位的上涨已提到一个新的高度,炮口指向夔门以外的远方,威武雄壮,全神贯注,一刻也不松懈。我在我的多篇文章中提到这门古炮,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不就是今日重庆姿态的一个最好注脚?

  当然我也是一个作家。在国庆前夕、第五届市长峰会前夕和全国著名作家一起来看重庆,自然有特殊的意义。重庆直辖以后,我们到重庆主城区开会、办事的时间多了。但像此次这样集中地、有目的地、较为全面地、以作家的眼光审视各地经济社会状况的经历还不曾有过。过去印象中的重庆,像万州一样的旧码头,陡峭的石梯,破败的平房,拥挤的巷道,“炒米糖开水”、“白糖藕粉炒面”的呼叫,零落的几管冒烟的工厂的烟囱……往时看重庆不如就看万州,住在重庆跟住在万州差不了多少,“大哥不说二哥”算了。可如今呢,纵有万管玲珑笔,难描重庆之万一。所到之处,我和外地作家一样感慨万千啊。三峡博物馆厚重的历史文化……规划馆灿烂的远景……三峡广场博大的气势……北部新区高科技的展示……解放碑现代生活的清新气息……朝天门繁荣的商贸景象……磁器口的古色古香……南岸迷幻的地方色彩……

  当然更不必去说那些举目可见的高大的崭新的建筑群了。一座现代化城市更重要的必具的文化的底蕴、和谐的环境、市民的素质、综合的实力,在如今的重庆已经开始在具备,在形成。作为作家的描写对象,创作的素材,重庆实在是一座“金矿”,一座近些年才开始大规模系统开掘的“富矿”。依我看,连这些著名的、严谨的、挑剔的“文化精英”都心仪重庆,看好重庆,那重庆就真的是大有希望了。





红叶舞三峡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07-6-11 23:41

    Powered by 5.5.0  © 2001-2007
Processed in 0.010081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