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转贴】三峡是我屡走不厌的线路——池莉访谈录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2:40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转贴】三峡是我屡走不厌的线路——池莉访谈录

三峡是我屡走不厌的线路——池莉访谈录

本报记者 笋子 万琼  


--------------------------------------------------------------------------------


池莉,是荆楚大地孕育出来的中国著名作家。她出生于1957年,祖籍是地处江汉平原的仙桃。她阅历丰富:当过知识青年,读过医学院校,后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当过文学编辑,现居武汉,是武汉市文学院院长、武汉市文联主席、九届全国人大代表。
她的作品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其小说《烦恼人生》、《小姐你早》、《来来往往》、《口红》等以及近期作品《沧桑花楼》都改编为影视剧。有人说,池莉已成为众导演竞相追逐的“明星”。
池莉的双眼是冷静的,对人生世态洞若观火。其作品对市民生活有着真切的体察、精细的描绘和耐人寻味的表现。正是这种透辟入里的生活观照和淋漓尽致的写实风格,使她的作品成为众多读者案头枕边不忍释手的读物。

被称之为“明星作家”的池莉,对于出镜、应酬和采访之类抛头露面的事情一直保持着低调。她说对作品“只卖了故事大纲和改编权”,对电视剧的改编、拍摄、后期制作过程从不关心,她还是希望通过小说和读者交流。

记者把池莉女士作为本报正式创刊时的第一位名流请进“名流访谈”专栏,除了她是著名作家之外,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因素,就是她对长江对三峡对宜昌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过去的岁月里,从峡江两岸到宜昌城乡,不少地方都留下了池莉夫妇深入采风的足迹。40万字的长篇小说《江河水》的问世,既是这对作家夫妇“共同生活的一个纪念”,也应该算作是他们“三峡情结”的一种外在表现……

也许是三峡的缘故,在20世纪最后一个金秋时节,当《三峡商报》即将创刊的消息传到武汉之后,董宏猷、池莉、刘醒龙、邓一光、徐世立、鹏喜等一批著名作家对尚未出世的《三峡商报》给予了少有的礼遇,特意传来了联名签名的贺电。

这份不同寻常的贺电中有一段令人感奋不已的话语——多年来,《宜昌日报》全体同仁励精图治,艰苦创业,积极宣传党的方针政策,热情服务三峡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贴近人民群众的生活,弘扬三峡地区独特的文化,在中国报业特别是在中国地市报行业独占鳌头,成就骄人。如今又思进取,创办《三峡商报》,提供经济信息,服务广大百姓,弘扬先进文化,此乃三峡地区之快事,也是新闻出版界的一件幸事。值此《三峡商报》创刊之际,我们这些对三峡及三峡地区文化有着特别感情的朋友,对《宜昌日报》事业新的一页的翻开遥寄朋友般的祝贺,并祝愿《三峡商报》取得成功。……

正是基于这种背景,在武汉市文学研究所副所长、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李鲁平先生的热心帮助下,记者日前在武汉独家专访了作家池莉——

感觉宜昌这个城市很现代。三峡的魅力,就在于它保持了自己的原生自然状态,需要配套的是现代化的交通和现代化的沿江城市……

记者:您在长篇小说《江河水》的后记中说:“这些年来,我几次陪着我丈夫去长江三峡,结识了一些与长江三峡有关的人,看了不少与长江有关的书籍,了解了不少与治水相关的人物故事。”可以说,您对宜昌是十分熟悉了,您觉得与武汉相比,宜昌有哪些明显的个性特征?您对宜昌人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池莉:我最近一次去宜昌,是1997年夏天,感觉宜昌这个城市很现代。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在我们下榻的宾馆里购买到了一只法国“艾菲尔”牌的皮包。她激动地告诉我们,说她前不久在香港就想买,但香港没有合适的颜色,宜昌却有。而在这之前的宜昌,留给我的印象是热情豪爽,很有幽默感,待人很豪放,菜肴很麻辣。

记者:如果从您发表短篇小说《妙龄时光》算起,在您从事创作的20余年中,您与丈夫合作的惟一长篇小说反映的就是三峡,这是否说明您们夫妇有一种“三峡情结”?作为一位对三峡非常了解的作家,在21世纪到来之际,您对宜昌在抓住三峡机遇发展自己方面有何高见?另外,您和丈夫是否还有再写三峡的计划?

池莉:我是有一点“三峡情结”。去年夏天,当《江河水》出版时,我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这些年来,我几次陪丈夫去长江三峡,结识了一些与长江三峡有关的人,看了不少与长江有关的书籍,了解了不少与治水相关的人物故事。的确,许多人的命运和这条长江的命运,都令我们感慨万千。因为心存这份万千感慨,老早就想要写一点东西。”三峡是我屡走不厌的线路,前日还与香港明报公司的朋友说起三峡,诱惑得朋友们想把他们的老板金庸先生也拉到三峡走一遭。我觉得三峡的机遇与发展,或者说三峡的魅力,就在于它保持了自己的原生自然状态,需要配套的是现代化的交通和现代化的沿江城市;沿江城市在现代化的过程中,应该保持和加强自己独特的文化。将来我们是否还写三峡,现在暂时无法预计。

勇敢地正视历史、现实和自己的人生定位,是我们书生非常重要的问题,否则你就无法获得准确的现实感觉

记者:《江河水》这部以写“长办”知识分子为题材的长篇小说,看似一部与三峡工程有关的小说,实际上是一部准知识分子题材的小说。这部小说表明时下批评界认为您主要是写市民生活的看法并不准确。您对此有何评论?

池莉:《江河水》这部小说里面的人物身份,基本都是水利科技工作者,小说写了建国以来的漫长生活,试图展现这些人物的命运。我不以为《江河水》是知识分子题材小说。顾城说早在1911年中国的知识分子就死绝了,我不敢这么绝对。可我认为至少在建国以后,全民平民化了。最近作家杨争光有一篇文章,说中国只有书生阶层,没有知识分子阶层。我很赞成。《江河水》写的就是书生如何被时代改变成了平民,或者说市民,这是一种悲凉的改变。勇敢地正视历史、现实和自己的人生定位是我们书生非常重要的问题,否则你就无法获得准确的现实感觉,很容易沾染书生们的“集体阿Q”(借用朱学勤先生的词语)精神。因此,对于还没有获得与我同样认识的文学批评者来说,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无话可说。

记者:很多作家似乎对故土有一种特殊的情结,但我发现您的小说很少涉及故土,只是在散文中才有所涉及,这究竟是什么缘故?

池莉:我只知道我祖宗的根子是农民,但是我们早就流离失所,没有故乡了。

我对待我的孩子,根本用不上“拔苗助长”和“过分溺爱”这种词语。我和我的孩子是骨肉,是亲人,是好友……

记者:从您的作品《怎么爱你也不够》中可以看出,您有一个非常聪明、活泼、懂事而且发展全面的女儿,您为自己的女儿感到十分骄傲,您的教育方式也非常开放、民主。而现在有的家长教育孩子要么拔苗助长,要么过分溺爱,请问您是如何把握这个“度”的?

池莉:我对待我的孩子,根本用不上“拔苗助长”和“过分溺爱”这种词语。我和我的孩子是骨肉,是亲人,是好友。我们一起阅读,游戏,谈心,聊天,互相监督,争取大家都做一个诚信、善良、勇敢、凡事能够尽自己所能的人。除此,我对孩子没有任何别的要求。她各方面都不错,那是她自己在做自己的事情,我从来没有给予她什么具体的教育。

记者:新《婚姻法》正在讨论修改中,其争论的焦点是对第三者是否用法律的形式予以惩罚。您在《小姐你早》中对戚润物的丈夫王自力给予了谴责,在《来来往往》中对康伟业和林珠的婚外情又给予了同情。作为一位女性作家,您认为对现在越来越多的第三者该不该用法律给予惩罚?

池莉:我没有研究过《婚姻法》。我的《来来往往》是写男人对于自我的逐步认识和寻找,《小姐你早》是写女性自我意识的逐步觉醒,仅此而已。

记者:在您的早期作品《绿水长流》中说,爱情“那就是两人永不圆满,永不相聚,永远彼此牵不着手。即使人面相对也让心在天涯,在天涯永远痛苦地呼唤与思念”;在《不谈爱情》中,您又写出美好的爱情往往在无情的世俗生活中面目全非,您是否认为现实生活中没有耳鬓厮磨的爱情﹖从您的散文中可以看出您与丈夫举案齐眉、比翼双飞,您不认为您已拥有了实在的爱情吗?在爱情这个问题上,您的作品和生活是否相矛盾?

池莉:关于爱情的解释,都已经分布在我的小说里面。我的写作,研究的是他人,是社会上最广大人群的生活状态和个体形象,与我自己的生活以及生活态度无关。我不写自己,也不谈自己。

主妇身份与作家身份在我这里已经密不可分,我热爱家庭,业余时间喜欢做家务,离开家庭我就不能正常写作,就好比鸟儿与它的巢穴

记者:您是个成功的女作家了,在您的散文中,可以看出您是个贤妻良母,对家庭与创作,您认为哪一个在您的生命中占有的分量更大?您如何处理写作与琐碎生活之间的关系?

池莉:在我看来,写作生活与实际生活一点不矛盾。主妇身份与作家身份在我这里已经密不可分,我热爱家庭,业余时间喜欢做家务,离开家庭我就不能进行正常写作,就好比鸟儿与它的巢穴。

记者:您的早期作品《烦恼人生》、《不谈爱情》、《太阳出世》关注的是城市小市民的生存状态,而您近几年的作品《来来往往》、《小姐你早》关注的是城市中产阶级的情感问题,您的这种转变是否出于市场卖点、经济效益的考虑?如改编成影视剧的可能。

池莉: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什么中产阶级,就别说《小姐你早》1997年的时代背景了。无论是《烦恼人生》还是《来来往往》和《小姐你早》都是市民生活,《小姐你早》的主要人物在职称上是高级知识分子,但她的物质生活还是市民,她没有办法不市民。这些小说都是市民们在挣扎、思考和奋斗,只不过时代背景和社会形态有所变化。我从不考虑什么市场与卖点。事实上正经写小说的,首先是热爱文学,因热爱而写作。其实文学作品也无法考虑市场,也无法考虑什么影视,因为你不可能知道谁愿意出资拍片。地摊上的色情小说,也还是不如文学名著畅销,谁比鲁迅的书畅销?谁比《围城》畅销?谁比《红楼梦》畅销?看见某文学书籍的读者多一点,立刻就联想到是商业,这才是庸俗小市民的心态吧。

记者:当代文坛上实力派女作家有上海的王安忆、广州的张欣、武汉的方方和您,您和她们是好朋友吗?您最欣赏其中的谁?您能否从非文学的角度谈谈她们?

池莉:我不敢对正在写作过程中的作家随便下结论,说谁是“实力派”什么的,我没有深入地研究过别人的作品,不能瞎说话。你提问的三个女作家,她们的作品恰好我都很喜欢。平日见作品多,见真人少,无法谈论其他方面。

记者:有文章写张欣对自己的容颜呵护备至,十分注重保养和美容,您做美容吗?平时化妆吗?您希望自己的女儿今后成为亮丽的公众人,还是跟您一样靠知识与能力生存?您认为在现今竞争残酷的物质社会中,女人如何把握自己柔弱的命运?

池莉:我不善于教导他人如何把握自己的命运。无论是谁,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吧,自有各种因素注定个人命运。

如果我的小说读者在《三峡商报》上读到我这篇访谈,那么也就是收到了我对你们诚挚的敬意与谢意,因为我的小说是因为你们的阅读而完成的

记者:据我们了解,不少宜昌人读过您的作品,他们对您非常崇拜,对您的近况也非常关注,您是不是通过我们的《三峡商报》给宜昌的文学爱好者说几句话,或者介绍一点近期的创作情况?

池莉:如果我的小说读者在《三峡商报》上读到了我的这篇访谈,那么也就是收到了我对你们诚挚的敬意与谢意,因为我的小说是因为你们的阅读而完成的。

记者:您是女作家中少有的足球迷,全国人民对中国足球既爱又恨,可以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请谈谈您对此的心情和想法?

池莉:近年我已放弃足球。

池莉的主要作品

《烦恼人生》、《太阳出世》、《不谈爱情》、《你以为你是谁》、《城市包装》、《绿水长流》、《白云苍狗谣》、《一去永不回》、《云破处》、《乌鸦之歌》《一夜盛开如玫瑰》、《猜猜菜谱和砒霜是做什么用的》、《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怎么爱你也不够》、《小姐你早》、《来来往往》、《口红》等,已出版了《池莉文集》七卷,其作品多次获得全国文学奖。





红叶舞三峡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07-6-10 18:53

    Powered by 5.5.0  © 2001-2007
Processed in 0.020405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