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波佩】几个重庆朋友写的巫山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3: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波佩】几个重庆朋友写的巫山

深陷在一座如水的城市里
■晓垠


  巫山城吃水好深,即使是精确到可以量化的数字,135米水位,也不能对新鲜而陌生的脑子构成冲击。但同路的老覃一句:老城已完全沉入水中,像高峡中一只坠落的水鸟,猛地在镜面的心湖上扑腾出一朵凹陷的浪花。我陡然想起廿年前曾到过一回巫山,一个路过的过程,只有半天的时间。但眼前,记忆中的老街和街角那碗温暖的老面,那一轮曾经照耀过一只土碗和一个彳亍者的夕阳,已被一江清流所覆盖。曾经的老城,以及城中关于巫女与石头的故事,因为间隔了时间的距离、流水的深度,在一个过客眼里,已无法洞彻。
  在巫山逗留的日子,大多被淅淅沥沥的雨水浸泡,一路上的故事都柔软潮湿。一个人踯躅在雨后的广东大道,有水气饱满的风从峡谷的深处走来,迎在脸上,爽在骨头。一条笔直从容的街衢,让目光拉长,阳光、树木和鲜花与我在同一时间,一不在意,就有了一样的呼吸。散漫地行走在市政广场,扇面展开的平台,有三三两两的闲人,不急不迫,半躺半卧在沙滩椅上品咂啤酒;擦肩而过的路人,面色柔和,神情淡定;在雨后的清朗里,有三五两声空灵的鸟鸣,城市闲适得像一个熟睡的婴儿,在单纯的梦里有欢忭成长的表情。一路的漫行漫止,诵新城赋,品云雾茶,总有幽幽怀旧的情愫。伫立在广场的高端,妄想起阳台圣境,斗胆打望一回高唐神女,云遮雾盖,满眼迷糊。倒是近观中的巫山新邑,栉比鳞次,层递高楼;龙盘虎踞,参差人家。是一幅来得自然的人间图画。想来千年神女,高高在上,不过只是一块石头。而明媚如花的美女,一街都是,逼在咫尺,仿佛伸手可及。嘲笑宋玉、登徒子之流,忌讳一个色字,少了勇气,竟误了大好春光。
  设问巫山美女为何如此鲜亮,有人来答:巫城临江,周边有山,得千年朝云暮雨的掩护,受万世深峡萧瑟之气的洇染。造就了巫山人温润白晰的面容。看青春的巫山女子,清嫩鲜灵,有水一样的皮肤。老覃也说,这个城市就是一包水,随处都可以打出一眼泉来。要修楼盖房必打深井,埋地桩。沿途所见那些密密麻麻的水泥孔洞就是明证。我想,人有了水一样的肌肤,抑或是源于城有了水一样的内心。柔肠似水,心静如水,可是生发于巴人文化。新城赋说,“迩岁巩坝截流,水淹十七乡镇,县迁八万移民”。其中的艰辛苦痛,披肝沥胆,没换来愁肠百结的苦瓜脸色,倒随处可见建设者们干脆、坚韧和坦荡如水的微笑。似这般水样的情怀,让人迷恋。
  夜的巫山,止水般透明。盘山道上,枝灯盏盏;通衢大街,椰树溢彩。高峡平湖之上,倒映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琼楼玉宇。不夜的城市,不夜的港口,沉睡的瑶姬也被唤醒,兴奋地鼓动起风,再不能入定。我在城市中流连,如水的夜凉行走于我的衣袂;依赖的石栏传递来肌肤一样舒滑的暗示。欲望的细雨一天坠落,它使我有了一个梦想,诺大的梦想,在一个如水的城市里,揽神女入怀。





红叶舞三峡
顶部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3: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青石
■张于


青石是川江上一个的小地名,多少年来戚戚无名;而它的对岸就是神女峰,又太富有传奇。神女,给了我们无限的遐思,“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她是东方的爱神,是竹枝词里的一首爱情歌曲。
对于青石来说,船在江上,云在山中,路在水下。而船工的号子,却回灌进一条涓细的支流——神女溪。
大河长流,绞滩的人们守着几分坡田和瘦土,将玉米红苕一起下种。几千年来,人们盘亘在山腰,日夜仰望着对岸的神女。没有人相信,那就是西王母的女儿,每到八月十五的月圆之夜,缠绕在神女峰上的清越萧声,会过江而来,达旦方止。作为青石村的人们,也许他们更愿意看到云宵里的石头,是比邻的渔人之妻。只是渔人一去未归,她登高眺望,盼夫早早归来,如此朝朝暮暮,成为信号。
曾有一个摄制小组,断断续续用了两年的时间,在青石镇拍了一部纪录片《旅馆》。讲述一位房东在神女峰的对岸,经营着一个依水而立的小旅店。三峡蓄水之后,水位陡涨,房东接送着南来北往的游人。镜头以三峡大移民为背景,通过一个小店的真实影像,透射出人类顽强的生命力。该片今年入围了法国国际人类学电影节,在巴黎展播期间,受到了好评,《旅馆》一片也成为青石镇永不风化的见证。
物换星移,而今的青石就像一个殷勤的向导,它在指望神女峰的同时,又在借问巫山——它头枕着的神女溪,要将我们带到哪里?
神女溪自西南而来,回绕着翠屏、飞凤、起云、上升、净坛五峰,步步移景,九曲回肠,堪称奇峡之中的奇峡。她像一根纽带,延绵数十里水路,承载着《九歌》和无尽爱意;人们在穿越水幕图画的同时,领受了奇异的巫山云雨。
自从有了神女溪,青石镇就有了“神女赋”的传人。





红叶舞三峡
顶部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3:15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何房子


月亮转身。巫从巫山奔向梦中
她怀旧,咳嗽
以纤弱的肺病,以低眉
以大宁河深处的暗礁
触动我体内的绳索

它比细雨更细,但滴水不露
一旦松开
巫就会看到,长江之下
还有一个长江。我之外还有
一个我。原来,逃逸如此美丽

在镜子照不到的地方
巫身不由自己,任变幻的江水
洗脸。一会儿是林黛玉
一会儿是乔治•桑
也许一半对一半,好比河岸

跟着春风转弯。踏青的人
惦念河边的麦子
那一年,巫说,回家无望
春天像一张旧船票
只剩下日期。巫无影无踪





红叶舞三峡
顶部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3:16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巫山三题
■董继平


神女溪

   六月的微风中,机动木船发出均匀的节奏,驶入在青石镇边注入长江的那条小河——神女溪。这神女溪约有15公里长,以前因为地势险要,狭窄幽深,布满浅滩,无法行船,所以人迹罕至。三峡蓄水后,水位上涨,才使得这里宽阔了一些,旅游也开发起来。溪内有七女潭等著名景点。这七女潭是由七道瀑布组成,其中第一潭中有钟乳石形如美女,故而得名。又有一说,即天上七仙女下凡帮助大禹治水,在此沐浴。
   船入神女溪,但见两岸绝壁陡峭,长满各种植物,青翠欲滴。船家谭大姐的丈夫叫老刘,少年时期起就在长江上行船,吆喝得一口地道川江号子,他那时高时低的调子回荡在幽深的岩壁之间,犹如滚滚长江水时缓时急,小船在他的号子声中起伏前行。我想人生亦如行船,总会有急流和浅滩。

青  石

   很早就听人说过,观望神女峰最好去处,莫过于正对着她的那个叫做青石的小镇。青石镇虽称为镇,但规模很小,小得只有几十户人家,他们多半以这连绵不绝的江水为生,或打鱼,或行船。青石的江边长满遍野的草丛,上面漫飞着各种蜻蜓,形状、颜色都各不相同,远远望去,犹如飘飞的花朵。行走之间,偶尔能见渔舟靠岸,看见那疲惫的渔夫上岸,我怀疑辛劳一天的他是否有收获。这江中的鱼类在他的网下日渐稀少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享用了一顿鲜美的河虾午餐。
   谭大姐的家就在上面。拾级而上,但见漫山长满一种葱茏的灌木。这植物是卑微的,并不起眼,可是任凭风吹雨打,它年复一年顽强地生长着。当地的朋友说,正是它的叶片,在那个属于它的季节里渐渐变成红色,占领了两岸,构成美丽的红叶风景线。我俯下身去观察它的深绿色叶片,那上面布满一条条细细的脉纹,犹如饱经风霜的老人的脸上的皱纹。

巫山云雨

   不到巫山不见云。说到巫山,恐怕最有名的就是“巫山云雨”了。这里的云、雨、雾起于发黄的线装书,又在读者的脑海里弥漫开来。这个短语自有其文化内涵和历史源流,像眼前那东去的江水一样连绵不绝。自宋玉以降,关于它的文字还真不少。两千多年了,无数文人吟哦过它,梦过它,要不然怎会有“云雨巫山枉断肠”、“除却巫山不是云”呢?如今我站在面对神女的青石高处,遥想当年,远眺对面,却不见飘渺的神女,只见缭绕的云雾。
   放眼之间,那个做了两千年的梦醒了。无论是襄王还是宋玉,都已化为连绵的江水远逝而去了。依然不见神女,我眼里依然只有云。只有雾。还有时而落在我身上的微雨。





红叶舞三峡
顶部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3:16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高塘秋雨
■徐培鸿


乌蓬船 依呀的橹和蓑衣。
石梯从渡口伸到江里 

记得墙角的斗笠无人认领
记得那些烟云 
王朝的雾气 
楚王行宫伸出檐角

那是半月的宿所 半月的霉味。
是史书里半页风流。
雨水 成为滴哒嘀哒
的词赋。出门 
就有长满青苔 刻有楚辞的石碑

晚归的放翁 在宫外
他头发须白 风湿和酒杯
像那里的地气  
 
而绵长岁月 连阴天 
据说两月 从宫门垂进江里
书上所说的巫山云雨
被黄桷树撑开 渐淡渐浓

乌蓬船 依呀的橹和蓑衣 
这一次 我多么不愿离开 

记起泥泞小路
记起衰怨的眼神
像艄公眼里的一片薄雾。 
渡口之间 什么样的忧伤
在飘来飘去

注:高塘,楚王在巫山的行宫、宋玉《高塘赋》所记楚王梦神女的所在。





红叶舞三峡
顶部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5-12-12 23:16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巫山明月
                                  ■覃昌年


   八月十五的晚上,一壶茶、一支烟,静静坐在阳台——我爱巫山明月。
   巫山山脉,纵贯南北,七百里苍茫,在中国地理的第二台阶凸起一种奇迹。俯视,山谷幽深,深不可测,仰观,万峰如剑,刺破青天。就是在这种大起大落大背景下,一轮明月,静静悬于苍穹,大道无言,大智若愚,用温柔的目光抚摸一切,于是,一切宁静,一切肃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宇宙无限滋润思绪无限。天地之大,无穷无尽,人生苦短,白驹过隙,在这种大对比大反差的过滤下,人渐渐进入平和。观月,则有所思,赏月,则有所悟,所思所悟,则有所得。
   我们从小太多的培养了理想主义,太激进或太激情,呈明月下的山峰状态,炫耀而张扬,追名逐利,追色逐娱,急于球成,光宗耀祖,熙熙攘攘,来来往往,如老鼠,如麻雀,太机灵,太机警,太主动,蹦蹦跳跳,忙忙碌碌,到头来,成功者寡,失败者众,但仍不觉悟,嘻嘻为得者得意,郁郁为失者失意,直到一捧黄土,才算彻底休息,而所求之物,赤条条来去皆为空。明月看这些人或事,不言不语,一直冷观了几千代几万代,几千代几万代亦不觉悟,生一批下来是这样,再生一批又是这样。不懂得明月的沉默。
   另一种呈明月下的山谷状态,则太冷,太自卑,太缺自信,凹缩而避藏。他们的生活黑色居多,少有亮色,起点和目标都低,既是环境压抑,更是自我压抑,不随世事深沉浮,但不是孤标卓异,,不敢与天与地与人奋争,少了力度硬度,多了怯性惰性,总是被天被地被人欺侮,把人生看得太渺小,在有限的生命里,不能演出属于自身的有笑有泪的故事,生命之花,少有颜色。巫山明月悲悯地看着他他们,他们在月光中蜷住一团,不知明月的慰藉。
   第三种状态和明月一样美,它安宁,平和。肃静,是一种跳出世事纷挠的超脱,是一种理性层面的思考,是一种历经沧桑的悟性。它站在人生的高度,俯视自己,俯视别人,对该自己追求的,有一种默默的执着,但不太刻意,不太激情,当然也不是太冷漠,为人处事,平静中庸,与人为善,与已为善。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明月当空,纤尘不染。摆脱争斗的旋涡,超越庸俗的纷扰,享受思索,享受安静。明月欣赏他,他也欣赏明月。
   月光般的思索很纯净,人事却很复杂。比如这三种状态,不能截然分开,在每个人身上交叠反复,呈阶段状,主次状,网络状。智者欣赏明月,培育明月心境,庸者无暇或不会欣赏明月,自然躁动或忧郁。因此,重在主观修养。
   巫山明月,不是平原明月,不是沙漠明月,不是单调上的句号,而是曲折上的圆满,是思索者的高度,秦时明月汉时关,朗照千秋无尽时。
   一壶茶,一支烟,静静坐于阳台,静静欣赏明月。





红叶舞三峡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07-6-14 04:10

    Powered by 5.5.0  © 2001-2007
Processed in 0.052334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