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转贴] 悲壮云安三千年
未未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UID 2
精华 106
积分 19235
帖子 698
威望 1110 点
热心 238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55
注册 2005-12-6
来自 三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7 16:02  资料  个人空间  主页 短消息  加为好友  添加 未未 为MSN好友 通过MSN和 未未 交谈
悲壮云安三千年

文/肖敏

巴山深处,长江之北,汤溪河畔,我们正在拆除一座依山傍水、古朴悠深、历经三千年风霜洗礼、即将被淹没的古镇—————重庆市云阳县云安镇。

顺着古镇蜿蜒曲折的街巷,徜徉在凹凸不平的石板路上,宛如走进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古色古香的阁楼、绿树掩映的民居,漆色斑驳的店门,悠闲漫步的老人,追逐嬉戏的孩童……一切都显得那样平和,那样静谧,让人冥思遐想、恍如隔世。只有那古朴苍老而今风骨犹存的陕西牮楼,那两三座高耸的烟囱,那傲然横空的亚洲第一斜拉桥和万古奔流吟唱的汤溪水,在夕阳里倔强地昭示着古镇曾有的繁华和辉煌,无声地诉说着古镇经历的屈辱与沧桑:这里涌流着世界最古老的盐泉,有全国开凿最早、使用最久的白兔盐井,是称雄巴蜀、闻名遐迩的古盐都。这里有一部巴文化的史诗,巴国、楚国、秦国曾在此地搏斗,张献忠、白莲教与官兵曾在此地拼杀。这里曾遭日寇两次空袭轰炸,多少热血男儿、巾帼英雄从这里走出,为捍卫民族尊严勇赴国难。

今天,这里将成为三峡回水波澜壮阔的“洞房”,两万云安儿女让出家园,为国奉献,古镇云安从此一去不复返,悲壮谢世!由此回望故园,汤溪波涛已入笔下。

汉王临幸 煮盐论雄

大自然的神奇造化,赐予云安四周清秀迤逦、连绵起伏的牛头山、金瓜山、马岭山、宝珠山,赐予云安迂回蜿蜒、清澈甜美的汤溪水,赐予云安渗涌不绝、汩汩流淌的盐泉,让世世代代的云安人享用这青山绿水,占尽这天时地利,延续这三千年的盐文化

清初云安名绅邓希明《云安场记》言:“此山发脉于秦岭,绕铁、剑阁而东之,崴嵬山囊曲,似水为山阻,至此独开一面,让水从容放达,周旋云场,此山之奇也;此水源出万顷池,绕桃花洞、雪山泡而南下,左右碨沮洳,似水为山速,至此独缓潴数十里,俾舟得载薪、运盐,以活居民,此水之奇也。”祖先们逐水而居,水携盐而出,盐育人以美,就这一方神秘奇特的水土,数千年来默默无怨地养育着一代又一代的云安人

这汩汩流淌的盐泉,任随日升月落、寒来暑往,奉献着自己的精华,默守着自己的秘密,没有人知道是谁最先享用这咸咸的泉水,是谁最先煮出那亮晶晶的盐巴……我们只知道:大约3500万年以前,渝东地区出现了盐泉;200万年以前,“巫山猿人”在峡江地区活动;数十万年前,云阳境内长江两岸有人类活动遗迹;四五千年前,汤溪流域出现农耕;夏商时期,先民们便学会用天然盐泉晒盐和熬盐,用盐腌晾捕获的鱼,借“鱼盐之利”,过着“不绩不经,服也;不稼不穑,食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爰有百兽,百谷所聚”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云安的制盐历史,大致可以追溯到夏商时期甚至更早

盐,是古人生存的极致资源,人们开始为盐而战。云安古属盐水女神部落,后来,廪君巴人夺取了盐水女神的地盘,以盐立国,逐盐而迁,不断充疆扩域,至战国末期,巴国“东至鱼复(今奉节)、西至棘道(宜宾)、北接汉中、南极黔涪”,以盐控制着与周边诸侯国的关系,就连强盛的楚国也“仰食巴盐”。

巴国丰富的食盐,让周边强邻眼红不已。哺育了巴人先祖的盐,最终成为巴人的灭顶之灾。公元前634年,楚国先后灭亡夔子国、庸国,溯江而上,不断向西进逼,攻占巴国疆土,掠夺巴国盐泉,上演了“巴国境内,其人半楚”的历史悲剧。公元前223年,楚国亦被秦国所灭,三峡地区的盐泉落入秦人股掌。

盐泉为巴、庸国(云阳先属庸,再属巴)带来了繁荣,也为它们掘下了亡国之墓。咸水福兮,祸兮。谁是豪强,谁占盐泉;谁占盐泉,谁是英雄。云安早期的制盐历史,就在这种兴亡更迭中数次易主。

云安汲卤煮盐,以“白兔井”的诞生为标志,云安从此走进了工业文明的征程。公元前206年,汉王刘邦为招收巴、蜀人定“三秦”,率樊哙由东乡(今宣汉县)入朐忍县(今云阳)募兵招贤。樊哙在云安射猎,见一白兔,逐而射之,白兔负伤逃入草丛。樊哙拨草寻觅,发现石缝中有一股盐泉缓缓流出。刘邦与隐士嘉相遇洞口,嘉劝刘邦早定三秦大业,高祖赐嘉姓扶,令扶嘉掘井汲卤煮盐。嘉使民在涌出地表的自然盐泉周围,用土石围筑成井口,向下挖掘,直到卤水涌出,建成了云安第一口卤井—————白兔井,从此拉开了云安汲卤煮盐的历史帷幕。

“三牛对马岭,不出贵人出盐井。”扶嘉去世后,其女依嘱顺卤脉增掘九口盐井,井盐产量逐步增大。以后世世代代,人们陆续开凿数百盐井,最多时达185口。近年的考古发掘发现,云安盐井不下500口,整个古镇就坐落在废井之上。许多井在使用若干年后,或因卤水改道、或因卤水变淡、或因山洪浸灌而被废弃。只有白兔井历经二千多年仍卤水丰盈,直到1987年,盐场使用万县高峰浓卤后才寿终正寝。白兔井为云安盐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白兔井也是中国最古老、使用寿命最长、保存最完好的大口径浅井,在我国的盐业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食盐是维持人类生存的基本物质。在古代,食盐还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又是税赋的主要来源,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牢牢地抱着这棵摇钱大树,尽享其福荫。云安盐场从汉高祖临幸的那一天起,就被卷入朝代兴衰更迭的历史漩涡,政兴则盐兴,政亡则盐息。盐业和古镇相辅相成,荣辱与共,古镇的历史,就是一部用盐水和泪水书写的历史。从汉至今,古镇和盐水携手走过历史的风雨,共同缔造了三千年的灿烂和辉煌。

三起三落 跌宕沧桑

汉至唐初,古镇云安经历了第一次大起大落。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朝廷就在朐忍设巴郡惟一的盐官。《水经注》记载:“汤溪翼带盐井一百所,巴、川资以自给。粒大者方寸,中央隆起,形如张伞。故因名曰伞子盐,有不咸者,形变不方,异于常盐矣。”王隐《晋书地道记》说:“入汤溪口四十里,有石煮为盐,石大者如升,小者如拳,煮之水竭盐成”。民国《云阳县志》记述“自汉以来,朐忍盐利,为蜀货大宗,尤为当县大政,朝廷常置重臣监领。而盐务离县城较远,故移县就汤,以资控摄”。从此,县城因盐由万户驿(旧县坪)迁至汤口(今云阳镇)。可见,远在汉魏时期,云安制盐就已具规模,成为当时三峡地区的最大产业。

正是这一时期,人们向云安聚集,煮盐易食,生息繁衍,在唐初形成街市。当时仅有百来户人家,灶户十余家,盐号十余户,规模虽很小,但也是峡江地区之罕见。不久,朝廷放开食盐销售,海盐成本低,抢占了井盐的市场,云安制盐业经历了第一次严冬,出现了倒退。

贞观元年(公元785年),朝廷在云安设盐监,云安产盐量在长江沿线跃居首位,人口随之增长,古镇日渐繁荣。安史之乱至清初,古镇云安经历了第二次大起大落。安史之乱,导致大量人口迁往长江三峡地区,朝廷采取限定海盐销售区域,提高井盐价格的政策,复苏井盐生产。此间,大诗人杜甫寓居云安,目睹汤溪河畔运盐船队穿梭如织的繁忙景象,写下了“寒径市上山烟碧,日满楼前江雾黄。负盐出井此溪女,打鼓划船何郡郎”的优美诗句,盐业的兴旺,由此可见一斑。

五代十国至宋朝,盐业持续增长,古镇云安的影响日渐扩大。宋熙宁四年(公元1072年)朝廷以“云安盐户析置安义县”,足见云安古镇在峡江地区的显赫地位。建炎年间,朝廷改革盐政,始许民间开井,由灶户自行生产,云安古镇一跃而成为当时全国重要的产盐地之一。明初,朝廷继续施行积极的盐政,云安盐产量持续增长,到1488年后的弘治年间,年产盐1249吨,较宋时增长两倍。嘉靖以后,战乱频发,盐政混乱,税赋沉重,柴薪匮乏,云安盐业再次跌入低谷,最少时仅产盐33.6吨。《云安场记》载:“至崇祯之甲申岁,绿林蜂起。张献忠入蜀后……灶民逃亡殆尽。乙巳年之春,仅存灶民十二家。”明末清初,战乱不断,居民避乱他乡,云安盐场人去灶熄,停止生产,古镇濒临消亡。

清朝初年至抗战初期,古镇云安经历了第三次大起大落。顺治初年,湖南零陵人周为霖流落云安定居下来,投资恢复井盐生产,开创了外地人来云投资盐业的先河。顺治十七年后,朝廷进一步放宽政策,鼓励外籍人来云安开井煮盐。“购卤股者,胜于买田,以责息速且厚也”,盐利丰厚,炙手可热。一时间,古镇人声鼎沸,商贾云集,开发热潮一浪高过一浪。来自江西、湖北、湖南、陕西等地的陶、郭、周、林、陈、袁、蔡、李、江等十姓人先后落户云安,其中最有名的是郭维贞、张荣廷、陶癖等。他们有的凿井置灶,有的购卤煮盐,有的经营柴薪燃煤,有的经营食盐销售,有的造船买马总揽运输……“辘轳喧万井,烟火杂千家”、“无室不成烟,无民不樵薪”,正是当时云安盐场热闹场面的真实写照。

乾隆三十六年,云安盐的生产规模达历史新高,卤井增至137口,盐灶增至357座,年盐产量达到6500吨,成为全省著名盐场。咸丰三年,太平军占领两淮,淮盐上溯两湖受阻,朝廷命令川盐济楚,云安盐每年增运楚3万余包。同治8年,湖北安陆、襄阳、荆州、宜昌、荆门、郧阳五府一州及湖南澧州行销川盐,云盐销岸进一步扩大。清中期,盐场采用新技术,改烧柴为烧煤,改一灶一锅为一灶多锅,年盐产量达1.23万吨。

“川盐济楚”,是云安古镇的又一次辉煌,全镇人口达5000余人,商号近300家,成为当时川内重要的工商业重镇。但好景不长,同治后期,因盐商在云盐销岸暗销富顺、犍为等盐场食盐,云安盐积滞难售,几乎被夺去全部销岸。民国《云阳县志》记载:“云盐积滞无售,致使煤船、井灶、工役失业,常千百为群,寻衅生事,甚则聚党谋不轨,势岌岌虑变,场人患之,无以为计”。“销盐受阻,盐场压产,每年十月始煎,次年四、五月停煎,工人万计无业,即以冬春积盐准给工资,在本岸挑负转售,岁月为常,借此营生。”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国民政府决定第二次“川盐济楚”,古镇又一次焕发生机,产盐达2.47万吨,再创历史新纪录。“川盐济楚”的好景同样不长,民国30年8月,侵华日军两次空袭云安,盐井、盐灶、盐库毁损严重,人心惶惶,逃离避难,古镇再度萧条。

时间就这样无情的反复的捉弄着盐泉,蹂躏着古镇,但这盐泉和古镇则总是相生相伴,不屈不挠,荣辱与共,落而又起,硬是把自己的历史扛到了今天

鼎盛涅槃 悲哉壮哉

抗日战争的爆发,引发了全国的大动荡、大迁徙,许许多多的“下江人”涌入古镇,躲避战乱,得到古镇无私的庇佑。食盐市场的拉动,大量人口的聚集,使受到创伤的盐业很快恢复元气,迅猛发展,从而带动古镇粮油、棉布、食品、百货、屠宰、医药、客栈等各行各业的迅猛发展。到1946年,有商号近500家,学校4所,人口达25931人。沿汤溪河两岸的大街小巷,客栈、饭铺、茶馆、杂货店、剃头铺、肉铺一家紧挨一家,家家生意红火。客商接踵而至,力夫成群而来,云安周边靠食盐营生的有十数万人,南来北往,川流不息,市场繁荣,恰似一幅鲜活的《清明上河图》。而此时的云阳县城仅10598人。“女娃子,快快长,长大嫁到云安场”的民谣传遍峡江一带,又一个鼎盛时期降临云安古镇。

盐业左右着云安古镇的兴衰,云安盐又辐射影响着周边地区的发展,古今如此。唐时,云安井盐主要在今万州、梁平、开县、利川以及陕南地区销售,高阳明月坝正好在云安盐的外运道上,是云安盐重要的集散地。云安盐用船运至盐渠起滩,陆运到明月坝转水运至开县、陕南。云安盐业的兴盛必然带动明月坝的繁荣。2001年,四川大学考古队在高阳镇明月坝考古发掘证实,唐代这里曾经是一个总面积达15万平方米,功能完备的集镇,有衙署、寺庙、酒肆、茶馆、商铺等密集的建筑,有完整的道路网,还有面积达4000平方米的广场。考古学界称此为中国第二大唐城,列为当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据专家考证,因云安井盐而兴起的还有今石柱土家族自治县的西沱镇,它是云安井盐进入渝东南、川北、鄂西、湘西的必经之地。云安井盐如滚滚财源,所到之处,人口聚集,商贾穿梭,一路繁荣。正如古诗描述的那样:“一泉吐白玉,万里走黄金”。

1949年12月7日云安和平解放,古镇枯木逢春,生机勃发。1953年1月,国营云阳制盐厂成立;1956年底完成了公私合营、私营联合盐厂的改造,国营云阳制盐厂独家生产食盐的局面形成。

解放以后的五十多年来,曾一度受“大炼钢铁”和“文化大革命”的影响,盐产量大降。但有“三大步”把云安盐业推向了历史的顶峰:1954年,盐厂安装第一台火电机组,盐厂使用水泵汲卤;1959年11月,云阳至江口公路通车,结束了云安盐全靠人力运输的历史;1978年以后,实行真空制盐技术,更新改造设备,引“万盐一井”浓卤,实施技改工程,盐产量大幅度攀升,1992年产量达92312吨。

盐业发展的顶峰,也是云安古镇发展的顶峰。人民政府在大力发展制盐业的同时,还投入巨资发展工商业和社会事业。1967年云阳硐村水电站向云安供电;1970年云阳县第一家水泥厂———东风水泥厂在云安建成投产;1974年建立自来水供管站;同年3月,我国第一座实验性纲索砼斜拉桥在云安建成;1979年云安镇红旗水泥厂投产。还陆续兴办了制革、美术陶瓷、桐油化工等30余家工业企业。同时,教育、卫生、文化、广电、通讯等社会事业快速发展,古镇人民以从未有过的豪情建设着自己的新家园,以真正的主人身份跨进了历史的新时代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古盐泉逐渐枯竭,加之盐业市场不景气,云安盐厂亏损严重,举步维艰。1999年云安盐厂被万州索特集团公司兼并,2003年4月云安盐厂停产。哺育云安人数千年,为云阳乃至峡江地区作出巨大贡献的云安盐场,挤尽最后一滴乳汁,告别了制盐的历史舞台。

我们迈着沉重的步履,踏着这片弹丸之地的茫茫史迹,心情随着盐业和古镇的兴衰,澎湃起伏。我们从“白兔引盐”屈指而数,三千年的盐业一夜之间偃旗息鼓,三千年的古镇一夜之间让位于回水,悲壮的心情由此放大!再放大!

云安几千年历史的走向,从远古走来了一条灿烂的文脉:

这里有北宋著名哲学家邵雍设坛讲《周易》的演易台,有汉高祖刘邦相遇扶嘉的汉王台,有名将樊哙猎兔得盐的白兔井,有术士翟乾佑设坛作法令龙王平汤溪十五滩的遗迹(故事载于唐《酉阳杂俎》),还有……

中国第一副春联出自云安人之手,他就是五代后蜀国翰林学士、工部侍郎辛寅逊,“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从此对联铺盖皇宫、寺庙以及城乡门第,以至无联不成户,为华夏文化锦上添花。

古镇方圆不足两平方公里,不过弹丸之地,而名寺古刹、庙宇神祠星罗棋布,比比皆是。妇幼皆知的“九宫十八庙”,衍生出千年宗教文化景观。这些宫庙寺宇建筑规模、风格大不相同,建筑时间也不尽一致,历朝历代皆有建筑或修缮,但其格局却是按太极图而分布。它们是:龙君宫、文昌宫、梓潼宫、桓侯宫、炎帝宫、仓圣宫、三元宫、玄天宫、禹王宫,东岳庙、三皇庙、三官庙、五显庙、罗汉庙、玉皇庙、祖师庙、高祖庙、关帝庙,滴翠寺、清净寺、普贤寺、大佛寺、花果寺、高峰寺、青衣庵、皇经堂、寿昌观,林林总总,蔚为大观。虽有的毁于战火,有的毁于山洪,有的改作他用,逐渐被世人冷落、淡忘,但许多有趣的故事仍在民间流传。当时号称“十方丛林”的滴翠寺,下临汤溪,背枕绝壁。无数文人骚客在此吟诗作赋,盛赞其景:“琳宇萧森满地霜,丹青磊落四山藏。泉穿石出珠千串,竹让楼高翠万行。野鸟群随僧饭饱,池鱼引动客衣凉。黄昏笑拂旃檀去,几杵疏钟送夕阳。”

古镇云安是典型的移民城镇,五湖四海、天南海北的人们汇集此地,不同地域文化的相互交融,在古镇留下深深的烙印。来自同一地域的乡亲,房舍相依,毗邻而居,他们用自己的祖籍地名为街巷命名,寄托乡思。如湖北黄州人聚居的黄州街、江西人聚居的江西街……为寻求保护,他们以乡情为纽带建立会馆,联合对外,依靠团体的力量守护着各自的利益,形成了古镇特有的社会关系。帝主宫是黄州人会馆,炎帝宫是湖南人会馆,万寿宫是江西人会馆,牮楼是陕西人会馆……鼎盛时期有二十多个省在此建会馆、修街巷、筑庙宇,古镇的每一条街都有不凡的来历,每一座会馆都是一段云安的历史!

与会馆交相辉映的是雕梁画栋、极尽奢华的豪宅大院,如陈家大院、林家大院、汪家大院、施家大院、郭家大院、张家大院,再加上“九宫十八庙”,在古镇形成了建筑艺术的“大观园”。特别是陕西牮楼,匠心独具。其形为四边形五层碉堡式建筑,外用条石青砖垒砌,内用木料为楼形成回廊,登牮楼如登天梯。站在牮楼上俯瞰,古镇如画,群山似涛。陕西人在此聚会议事,祭祖祈神,防盗抗匪。清道光年间,铸铜钟一口,兼作报时。从此,牮楼古钟成为古镇的灵魂和指挥中心,盐场的工时调度、居民的生活起居,全托付于钟声。闻声而起,听声而息,敲钟下班,盖章拿钱的日子百年有余。如今,这敲醒了云安人的钟声余音袅袅,仍在云安人胸中回荡!<BR>在云安,每年的春节、元宵节,都要举办盛典,尤以玩龙灯最是火热,彩龙、亮龙、火龙、草龙,群龙聚首,腾跃呈祥。不同的团甲和帮会舞着不同颜色的彩龙,如升平团舞黄龙,仁和团舞白龙,屠帮舞乌龙,栈房帮舞红龙,豆芽帮舞蓝龙。还有隆重的龙君会、火神会,祭祀水火二神。每年农历7月的盂兰会放河灯最具特色。一到夜晚,家家户户都将做工精巧的灯放进汤溪河里,遥寄哀思,追悼亡灵。如今盂兰会不再,但云安人“团社”祭祖的习俗得以延续,亲人死后三年内,每到祭日,无论家境贫富,都要置备丰盛的酒菜,邀约亲朋好友扫墓凭吊。
古镇的民间艺术可谓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川剧、京剧、皮影、评书、竹琴、金钱板、谐剧、相声,都曾活跃于古镇文化舞台。著名的川剧艺术家陈耀庭、陈书舫、谢文新,京剧艺术家王爱如均到云安演出过。云安土生土长的民间艺人更是深受人们的喜爱,“古镇三绝”的民间艺术家:评书艺人冯万青,说书引人入胜,听众如痴如醉。他曾到宜昌表演《佛道争夺滴翠寺》,听众座无虚席,滴翠寺从此名扬天下。“向白嘴”善唱皮影戏,吹打拉唱一人完成。“梅麻子”善讲书,借鬼狐神怪故事寓人间善恶报应,劝人积善积德,这些故事家喻户晓,至今流传。
云安民风淳厚,悯弱济贫、乐善好施蔚然成风。明时有仁者设“孤贫盐”,救济孤寡贫穷老人;清时张自明、郭鑫发、陶启潢等出资建桥梁、设义渡、置义仓、赈灾荒;民国时覃德恕办养老所,刘隆兴办残废所,倪伯玉、唐春庭、宋恩波等办慈善会,扶危济困,广施仁爱。

云安人重情重义,崇尚知识,重视教育,众多的书院、学堂就是这种人文精神的集中表现。咸丰初年,大使陈廷安将旧盐大使署改建为书院,因五条小溪流入汤溪,故名“五溪书院”,即今云安第二小学前身。清末民初,名士郭文珍留学日本回乡,在云安创办“维新学堂”。1943年,唐星甫、汪国宾等人改文昌宫为私立中学,得到国民党元老、国民参政会参议员褚辅成先生鼎力声援,遂以“辅成”为校名纪念之,意在“辅仁成德,教育兴邦”。解放后,辅成中学更名为云安中学。

云安的人,云安的事,云安的建筑,云安的盐泉,都蕴含着厚重的人文历史,传承着先贤的聪明才智,古今一脉相承,延绵千秋,形成了云安独有的文脉!

风流人物 各领风骚

三千年来,多少风流人物走进云安,创造云安,在云安历史的画卷上留下了绚丽的一页。三千年来,又有多少风流人物走出云安,美言云安,把云安推向了九州大地。正是他们不断的走进走出,折射出云安人才辈出和社会发展的历史光芒!

秦末汉初的扶嘉,凿井煮盐,为云安制盐的始祖。袁纯孝、袁师奭、袁师文、袁师允、袁友纯、袁道鸣祖孙三代,一门六状元,显赫至极。陶启驹、陶启骏、陶启兄弟,一家三举人,誉满桑梓。郭在凤、郭策勋、刘海鳌、胡瀛涛、陶懋恭入仕为官,勤政爱民,流芳百世。陶癖、敬传璧、魏瀚、郭文珍等著名文人,学识渊博,清史留名。一代酿酒名师胡海足,首酿胡记“黍子酒”,誉满巴蜀,欲醉长江。张荣廷、陶启潢、郭存魁、陶正帮、汪国宾等著名商贾,商海制胜,成就大业。他们为古镇的历史增添了辉煌的一笔。

抗日战争中,云安民众同仇敌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民国31年,万县川康期成会主任褚辅成来云安主持发行“战时公债”,汪鑫发(商号名)等68家灶商一次认购银洋200万元,引起全省盐场轰动。在白色恐怖中,魏秉权、刘云程、唐廷璐、谭悌生、王崇德等一批共产党员,组织盐场工人、学生、群众,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革命烈士荀明善、赖德国、师韵文从事抗日救亡,领导盐场工人运动,即使身陷重庆渣滓洞监狱,仍宁死不屈。他们为云阳的解放写下了壮丽的一页!

曾任周恩来秘书的云安人龙潜,能诗善画,精于书法,历任湖南大学、中山大学党委书记、中国历史博物馆馆长、全国政协常委等职。革命志士陶訚,精通数国语言,为党的秘密工作做出过特殊贡献,曾得到周恩来同志的高度评价。革命烈士李阳,一身正气,刚直不阿,曾任成都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安部第十二局副局长,为新中国公安工作鞠躬尽瘁。一等功臣汪周琼,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勇猛善战,英勇献身。他们为民族的繁荣奉献了光辉的一生!

今天,一大批云安籍专家、学者、教授、作家、艺术家及党政军领导干部分布在全国各地,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着力量。他们中有曾任军界要职的蓝北庄、王定祥,有外交官王定国,有书法家何世珍、作家蔡田,有知名学者、专家田平安、蒋次林、汪秉彝、陶伉、汪宇瑞、汪勃、张昭云、欧健,有担任地方党政领导的熊童山、宁伯康、汪成廉、牟之祥、李玉堂、周伯清,有优秀教育工作者胡纲、施中澄等。他们为云安的悲壮塑造了崭新的一代!

云安,这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商贾文豪,一批又一批的专家学者,栋梁人才,不但是云安的骄傲,也是云阳的骄傲,还是我们民族的骄傲!正是他们,传承着云安的人脉和文脉;正是他们,辉映着古镇的历史和悲壮!
高峡出平湖 云安可无恙。

三峡回水将盖住整个云安,如今古镇正一片一片被拆除,那古老的盐井、成片的吊脚楼、幽深的青石板巷子、神秘的“九宫十八庙”,都将从这片土地上消失。还有那汤溪河畔悠扬嘹亮的船工号子,古盐道上叮当作响的铃铛,陕西牮楼低沉浑厚的钟声,以及令人垂涎欲滴的“云安羊杂”、“董氏包面”,是否都将成为后代人远古的回忆?
此时此刻,云安人不得不站在汤溪边上,看着缓缓波涛带走无数的思念;也不得不登上牛头马岭,看着悠悠白云飘过即将逝去的家园!

云安路在何方? 云安消失了!

云安消失了?没有,云安永远存在!

你看这几年的云安人,他们在焦急地思索,艰辛地建设,忙碌地搬迁。云安,作为全是非农业人口的深山古镇,已成为云阳新县城的一部分,生活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云安人在这里独领一代风骚而骄傲地存在!
昔日的辅成中学———云安中学———外国语实验学校,已成为县城最漂亮的学校;维新学堂、陕西牮楼、白兔盐井,还有滴翠中学院子里那棵被誉为三峡树神的古黄桷树,都将与云安人一道入驻这美丽的新城。你看,云安依然存在!

清香四溢的云安羊杂,众口称赞的董氏包面,已成为新县城名特小吃中的上品。还有那清明祭祖的独特纸扎,也一年一度地以一道靓丽的风景装点着新城。更有那云安人滔滔不绝的故事四处传颂,似乎一件都不能让回水淹没。如此这般,你能说云安消失了吗?没有。易地新生,云安人承负着祖先的夙愿,从汤溪河畔来到长江岸边。她的盐脉未断,新的希望正在孕育;她的文脉未息,新的生机一片盎然!云安人,正在以新的豪迈创造着新的辉煌!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红叶舞三峡
顶部
老家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48
精华 0
积分 24
帖子 4
威望 0 点
热心 4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7 23: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好文啊
顶一个

顶部
巴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UID 21
精华 1
积分 207
帖子 13
威望 10 点
热心 28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5-12-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19 10: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顶,很好的文章,很好的资料。

顶部
独钓寒江雪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68
精华 0
积分 18
帖子 3
威望 0 点
热心 3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26 21: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官场中人能写出这样文章,不容易了

顶部
blacktree
注册会员
Rank: 2



UID 100
精华 0
积分 100
帖子 17
威望 0 点
热心 17 点
贡献 0 点
金币 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3-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3-15 10: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加为好友 
官也有好官.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07-10-9 19:52

    Powered by 5.5.0  © 2001-2007
Processed in 0.009884 second(s), 7 queries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