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艺苑撷英 | 魏靖宇,三峡阴沉木之父 >>>

 

 

魏靖宇:三峡阴沉木之“父”

/沅莱

    200661日, 83岁高龄的画坛泰斗、著名画家黄永玉回湘西老家凤凰县举办个人画展。当人们观赏完他的绘画后,他特意把一批全国著名的画家、艺术家带到了 “玉氏山房”,郑重地向他们推荐他从三峡拉回的“万岁阴沉木”,这木高7米、直径2米,重达7.8吨的。在场的艺术家无不对大自然的神奇啧啧惊叹。

    见大家如此欣赏他的阴沉木,黄老不觉露出了几分自豪,他大声说,“送我这贵重礼物的朋友今天也在这里。”顺着黄老的指示,人们齐刷刷把目光对准了一位来自三峡的名叫魏靖宇的人。

    拥有“三峡阴沉木之父”称号的魏靖宇见过大世面,可面对如此众多的泰斗级人物、著名艺术家,魏靖宇还是表现出了一种少有的兴奋和紧张。当他就自己如何发掘三峡阴沉木向人们娓娓道来时,记忆的闸门也徐徐启开,仿佛回到了许多年前……

    瞿塘峡大“捞”第一把

    首次接触阴沉木是在26年前。那年的冬天特别冷。30出头的魏靖宇陪时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去瞿塘峡采风。不经意间,他捡到了一块从长江里冲来的又黑又沉的木头。他一下子被它的凝重和深沉吸引住了,他让王老拿在手上,拍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

    回到家里,他一直琢磨着那块木头。听人说,那就是人们常说的因地质变动久埋土中、近于炭化的阴沉木。王老临走时也告诉他,这木头极具开发价值。于是魏靖宇爱上了那黑黑的、沉沉的木头,有事没事都往瞿塘峡跑。

    第二年,他又从长江里捞起一个阴沉木树根,远远看去“气势磅礴”。他赶紧拍成照片寄给了王朝闻。王老一看拍案叫绝,很快写出介绍三峡阴沉木的文章在上海《艺术世界》发表。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久,《人民画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都报道了魏靖宇和他收集的三峡阴沉木。

    魏靖宇因为木头而出名,不少媒体甚至把他称作是“三峡阴沉木之父”。

    1984年,全国要举办民间艺术展,当时的四川省文化厅领导点名让魏靖宇代表四川出席。60件大大小小的阴沉木被拉到了北京中国美术馆。《人民日报》、《人民画报》、中央电视台等全国50多家一流媒体纷纷以大篇幅予以报道,许多媒体甚至把三峡阴沉木誉为是“东方神木”:毕竟大多是生长了2000余年后又在江底沉睡、浸泡了将近7000年!所以许多人又称其为“万寿之木”。

    80年代末,魏靖宇的阴沉木旅游品已经小有名气,尽管规模不大,但也源源不断。一次,一位酷爱木石艺术的美国游客听说魏靖宇有阴沉木旅游艺术品后,特意找上门来。他一双蓝眼睛一下子就被那尊“揽月图”牢牢吸引:一弯新月远挂星空,无数双手竞相捧月。美国游客见后爱不释手,几经折腾,最后以700美金买走。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卖出了天价。

    之后不久,一位日本游客也找到了魏靖宇,很喜欢他的那尊“和平鸽”。日本游客怕魏靖宇不卖给他,就开玩笑说:“虽然我们两国之间曾经有过战争,但我还是爱好和平的,所以请你无论如何要卖给我。至少,以后无论发生怎样的战争,和谁发生战争,战场上都会少了我这个拥有‘和平鸽’的人!” 魏靖宇不觉被憨厚的日本客人逗乐了,以较低的价格了却了日本游客的心愿。

    艺术欣赏点“木“成金

    许多人一夜之间发现阴沉木价值不菲,也开始蠢蠢欲动。有人弄来把它做成简单的家具,以高出普通家具许多倍的价格出售。那时魏靖宇已是拥有阴沉木的“大户人家”了,不少人劝他面对现实。可魏靖宇自有他的打算:自己画画出身,又是博物馆馆长,再怎么说也不能见利望义。

    随着他对三峡阴沉木的了解,他发现,这些长年埋于江底的千年古木,实际就是万年三峡生态变迁的活的见证。从考古的角度去研究,四川三星堆发现的3米高的青铜树神,无不证明了古人对“树”的顶礼膜拜!从古至今,人们的潜意识里,“树”皆为上可通天下可入地的“神”,因此被人们誉为“天梯”。在魏靖宇看来,“树”是有灵气的,是通人性的。

    2001年初冬,魏靖宇在离县城10多公里的长江段发现了一“庞然大物”:重约8吨多的阴沉木。这次的发现让他眼睛一亮。魏靖宇立即找来两艘驳船,可没想到,由于是枯水季节,那“庞然大物”竟巍然不动。没办法,魏靖宇只好耐心等待。但他又怕别人给他“偷”了去,所以无论刮风下雨,三天两头都得跑去看看它是否“安然无恙”。直到第二年洪水季节,他才找来两艘驳船将其拖走。然而,湍急的江水竟将船冲进瞿塘峡下游,幸得阴沉木挂住崖壁一块大石头才停住。没办法,魏靖宇又找来1000吨驳船,才勉强将其拖到铁柱溪边,用绳套牢。2003年,三峡工程135米蓄水后,那“庞然大物”才乖乖地浮出水面。三个月后,江水终于与码头持平,魏靖宇这才将“庞然大物”拖到白帝山下。可要拉上去又成了问题,思来想去,就一个办法:在山上用绞车,一寸一寸地把阴沉木吊上去。

    为这一棵阴沉木,魏靖宇花了整整3万元。可这样的一个“宝贝”,魏靖宇后来却送了“人”。

    2004年,中国三峡博物馆开馆在即,可除了两个汉厥做镇馆之宝外,再也找不出更贴近三峡的艺术品了。他们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说魏靖宇的阴沉木可做镇馆之宝,于是跑来淘“宝”。尽管有几分“依依不舍”,但魏靖宇最后还是忍痛割爱,让这“宝贝”和另外一件阴沉木作品进了中国三峡博物馆。

    价值100余万元的两棵万年“大树”,现在摆在了中国三峡博物馆大门两侧。后来,知道魏靖宇为两“宝贝”自己花了将近20万时,政府给了他20万的奖励。

    “其实我不在乎钱多钱少,现在想得最多的是阴沉木自身的艺术价值。” 魏靖宇的话一点不假。2002年底,著名画家黄永玉看中了魏靖宇的一棵阴沉木,魏靖宇二话不说,找个10吨重的大卡车给黄老送到了他的湘西老家凤凰。黄老如获至宝,专门为那个后来被他称为“万岁阴沉木”的宝贝修了一栋房子,取名“玉氏山房”。

    300万苦心打造“万木堂”

    萌生自己要建个阴沉木博物馆是在2003年初。尽管经魏靖宇的手不少有特色的阴沉木都登上了大雅之堂,可那毕竟都是零星、松散的。他决定建一个“三峡生态博物馆”。

    魏靖宇一边抓紧到长江里打捞阴沉木,一边去民间收集能够代表三峡阴沉木典型特征的古木。

    20048月,魏靖宇听人说有个煤老板手里有棵阴沉木很“气派”,就跑去看。果然,那棵阴沉木让他这个老阴沉木谜也叹为观止:那是怎样的一棵古木啊,远观如群山叠幛、延绵起伏;近看又像是巍巍夔门耸立。尤其是那峡江神韵、沟壑纵横,更让瞿塘峡栩栩如生。魏靖宇被这出神入化的阴沉木深深吸引,当即决定买下来。可一问价,对方开口就要50万,魏靖宇不觉吓出一身冷汗。这在阴沉木中可是天价啊!尤其让他不能接受的是,煤老板从渔民手中买来也不过6万元。魏靖宇只好如实相告:“我为了弘扬三峡阴沉木的艺术品位,很多好的阴沉木都不惜送人,你怎么能举起屠刀乱砍人呢!”

    一次又一次,魏靖宇厚着脸皮和对方讨价还价。对方有感于他一腔热情,最后以30万人民币卖给了他。尽管觉得价格偏高,但为了博物馆,他只好咬咬牙买了下来。

    不久,魏靖宇又发现了一棵直径达2.3米,高近20米,重约二三十吨,树龄2000年,埋藏时间7000年以上的阴沉木。那天,魏靖宇如获至宝。他找来两艘千吨驳船,找来专业水手,一边打捞,一边指挥吊车。为了把这最大的阴沉木吊上山去,动用了好几台绞车。为了这个“宝贝”,他花费了不下10万元。如今,这棵三峡地区最大的阴沉木成了“万木堂”的镇馆之宝。

    魏靖宇从26年前接触阴沉木至今,数以万次的出没于瞿塘峡。有次,为了一棵漂走的阴沉木,魏靖宇竟和船公一起不要命地追赶。后遇险滩,两人被卷入河中,要不是年轻的船公水性好,魏靖宇也许早就命归西天了。

    这些年,魏靖宇为了收集三峡阴沉木,前后花费约300万元,收集大小阴沉木200余件,价值近千万元。然而,他没有像其他人那样,把那些具有生命意义、具有艺术价值的阴沉木当普通的木材毁掉,而是将它们保存下来,还原一个远古的“三峡生态示意图”。

 

 原载2006年第2期《旅游界》        

 

 

 

 

www.cnwei.com 独家拥有本站除经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图片版权,未经许可,请勿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