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艺苑撷英 | 三峡的怀念与见证 >>>

 

 

/ 魏靖宇

 

    三峡是“石”与“水”的交响。“水令人远,石令人古”。三峡人生长在峡江石缝中,开门见山,举目皆石。远古的三峡人善于从纷乱中发现美,创造美。距今六千年的瞿塘峡大溪文化遗址出土的五颜六色、磨制精美的石器令人叫绝。三峡山民们崇尚鬼神和自然,居住在三峡的山民对奇石怀着一种无比的敬畏,认为三峡的古木奇石附有灵性。

  位于三峡之首的水八阵,“江流石不转”,奇石累累。巫山峡锁全川水,八阵图集金沙、嘉陵、西川奇石之大成,是寻觅奇石的最佳去处。三峡竹枝词唱到“瞿塘女子好春游,踏绩犹知忆武侯。八阵图前寻小石,摇摇和风系钗头”。

  每年正月初七,夔州男女老幼结队踏歌而行,在八阵图寻觅美丽的奇石。小的用作钗头饰物,大的作为供物。传说八阵奇石可以辟邪降福,表达了夔州山民对诸葛亮的缅怀敬仰之情和对真善美的追求。

  我喜欢三峡奇石,以艺术之眼寻觅三峡奇石,从中感悟自然之造化,体验人生之荣辱,感叹历史之兴亡,其乐也融融。

  由于受地质的影响和水的冲刷,有些三峡石会呈现出凹凸不平的窝状。窝状的三峡石不仅具有观赏性,还可以用作天然石砚置于案头,可谓大雅。杜甫客居夔州作《石砚》诗:“……奉使三峡中,长啸得石砚。巨璞禹凿余,异状君独见。其滑乃波涛,其光或雷电。联坳各尽墨,多水递隐见。挥洒容数人,十手可对面。”诗中,杜甫称赞奉使夔州云安的平侍御君收藏的一方天然三峡奇石砚滋润光亮,可供几人同时挥毫。我也收藏此类天然石砚数十方(件),小者盈尺,大者则如杜甫诗所言,可供数人挥洒。

  三峡奇石中有些有着中国水墨山水的大境界。与其它地区的奇石相比,三峡奇石表现出显著的地域个性。“巫山巫峡气萧森”,从三峡奇石的萧森气象中,我们可以从中感悟到三峡的博大与神秘、悲壮与蛮荒之大美,特别是瞿塘两岸的绝壁,给人一种震撼与威慑。

  三峡石的收藏因三峡工程的兴建而升温。从百姓到大师,怀着对三峡的依恋之情,觅石以作永久纪念。王朝闻先生曾亲临三峡觅石,在他编著的《石道姻缘》论石巨著中收有不少代表性的三峡石;冯其庸先生游览瞿塘得瞿塘石著《瞿塘石歌》;去年底,年近80的黄永玉先生应我之邀作“告别三峡游”,并将我赠送他的一件重达七吨的特大三峡阴沉木运回故乡凤凰,置于新落成的“玉氏山房”大厅中央并作跋记其事,以为雅趣。

  而今,三峡安流,觅寻三峡古木奇石已成为过去,人们以怀旧的情绪,别样的眼光重新审视三峡,发现三峡美,创造三峡美。无论新与旧,三峡的魅力是永恒的。

 

原文发表于2003年72期《中国艺术报》

 

 

 

www.cnwei.com 独家拥有本站除经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图片版权,未经许可,请勿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