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三峡考古 | 保存现状 >>>

 

 

 

 

三峡工程淹没区内文物古迹由于受历史年代变迁和周围环境的影响,无论是地面文物,还是地下文物,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损坏。直接涉及到文物本身的保护问题。由于文物类型的差异性,在保存现状方面也表现出各自不同的特点。以下将从古建筑类、石刻类、古遗址类及古墓葬类四个方面进行陈述。

1、 古建筑类

三峡工程淹没区内的古建筑,从建筑类型上看,可分为木结构及砖木结构、夯土承重结构、砖石结构三种类型。

1.1 木结构及砖木结构 三峡地区民间长期以来普遍采用木结构及砖木结构建筑形式。由于三峡库区气候潮湿多雨,大多数古建筑的木材构件多受侵蚀而槽朽不堪,而且多有蚁害,所以楼面隔板、木格栅等内部木装修大都被毁殆尽。相应的木构架有些也已产生了明显地偏斜。如巴东张家老屋,所有柱子都已向右倾斜,最上端水平位移达1.2m。砖木结构建筑,部分多为原结构建筑改建而成。因此其外墙作法不统一。而且由于潮湿环境的影响,墙灰多有剥落现象。

1.2 夯土承重结构 主要在巴东县境内平坝地区。多为夯土墙承重吞口屋。墙体保存较好,内部装修损坏严重。

1.3 砖石结构 这类建筑主要以城墙和石桥两大类为主。石材多有风化现象。其中城墙多残损不全,有些仅存墙基部分。城墙门楼也多改建为民居。石桥,尤以拱桥毁坏较严重,多产生宽大纵向裂缝,拱圈严重分离变形,上桥石阶多有走闪现象。基础部分,亦有拱脚被水冲脱的情况,桥面石栏多残毁无存。桥面多杂草丛生,大部分石桥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性。对于三峡工程淹没区内古建筑总体而言,现存建筑大部分已失去了原有建筑风貌及功能性,多已成为民居,甚至改建为粮仓、学校,在原有建筑基础上的改建屡见不鲜。外加重檐,拆房宽院的现象比比皆是。

2、 石刻类

三峡工程淹没区内的石刻类文物多凿刻于天然岩壁表面,由于长期人为及自然风化营力的影响,皆产生了不同危害程度的破坏。本地区由三段不同地质年代的岩性组成。而从总体上看,基本上为两套岩组。

2.1 重庆-云阳段 系三迭系及侏罗系河湖相碎屑岩组。岩性以砂岩、粉砂岩和粉砂质泥岩等半坚硬-软弱岩组为特征。岩体完整,透水性弱,抗风化能力差。多为厚层的中、细粒岩屑长石石英砂岩。在该套岩组上镌刻的石刻类文物,风化病害较为严重,风化裂隙发育,多表现为片状风化、酥碱、剥落的形式。这与三峡地区的气候、气象及人文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首先,湿热的大气环境极有利于化学风化过程的进行,暑夏酷日的暴晒和日温差的作用,加剧了物理风化过程。霪雨和雾气的浸润,使水气中的某些化学成份与岩性的组份易于发生化学作用,生成各种可溶性盐类,从而导致岩石内部结构的破坏。其次,三峡淹没区三叠系上统须家河组(T3xj)地层中含有煤层,长期以来当地开采该煤层作为生活和部分工业燃料。由于煤质中硫和灰份较高,SO3、CO2气体和CaO粉尘排入大气。与大气中的水份相结合,形成酸性微粒物长期粘附于石材表面,形成以硫酸为主体的可溶性盐类,呈紫粉状附着于文物表面及裂隙中,在沉淀结晶过程中又往往发生体积膨胀,从而导致裂隙的扩展。这种作用在人烟稠密的城镇区中更为严重,如位于忠县忠州镇人民路的丁房阙便是最为典型的一例。

2.2 奉节-宜昌段 系震旦系(Z)、上、中、下古生界(三叠系为主)浅海-泻湖相碳酸岩组。岩性以白云质灰岩、灰岩为主。岩体较坚硬完整,抗风化能力强,但喀斯特发育,透水性强。在该岩组上镌刻的石刻类文物,溶蚀病害较严重。大体表现为溶蚀及沉淀物覆盖两种形式。较为典型的如巴东“楚蜀鸿沟”题刻。除此之外,对于大型的摩崖石刻群,亦发育有危害性的卸苟裂隙,对局部石刻造成直接的稳定性影响。如奉节瞿塘峡壁题刻群。而对于现位于长江平水期水位线附近的石刻,由于数百年来处于江水冲刷、浸泡饱和及太阳暴晒交替环境中,风化病害更为严重。江水冲刷,不断将文物表面的风化物质携走并沿软弱结构面侵蚀,使石刻保存现状日趋恶化。如云阳宝塔沱石刻。至于人为破坏的影响,各处文物均有,据调查,万县岑公洞题刻在文革期间已大批被毁。近年来淹没区内石刻的人为破坏现象也屡见不鲜。据1990年调查,秭归县境内仍保留有“对我来”、渔坊等题刻,而至1994年调查,这几处已不存在,具体原因不详。

3、 古遗址类

三峡工程淹没区内古代遗址的分布与三峡地区的地形地貌密切的相关。迄今在三峡淹没区内已经发现古文化遗址四百多处,其中已经发掘和正在发掘的几十处,此外还有一些采集点。它们绝大部分集中于峡区的三个地段,即大溪镇至大宁河口,官渡口至香溪镇、庙河至南沱。这三个地段正好是三峡的三个宽谷地带。究其原因,是因为这里处于向斜构造地区,两岸所出露的岩层多为泥岩、页岩和砂岩。这些岩性抗侵蚀能力较弱,在江水的长期冲刷作用下,江流不断向外扩展,江岸坡度平缓,形成了一些大小不等的台地,其上土层相对较厚,为古代先民提供了较为适宜的居住场所。

三峡谷深峡长,江水流量变化较大,水位涨落起伏不定,最高和最低水位最大可相差50多米。因此,人类在选择生息环境时,既要考虑取水用水的便利,又要考虑防止洪水的危害,从现有的资料上分析,大致可以把三峡宽谷地带古文化遗址分为两类:①位于长江支流与干流相汇冲积台地上,一般离长江水面较高,近旁支流发育既无缺水之虑,又少水患之害,是人类从事定居生活较为安全的地带。如巫山大溪遗址、秭归龚家大沟遗址。②位于山前的缓坡台地上。这类台地有一定的活动面积,高程较适中,无洪患之忧,也是适宜的生息场所。如宜昌杨家湾遗址。除此之外,三峡峡谷地带的上游地区,河谷宽阔,在长江主流及支流两岸的第一、二、三、四级阶地上皆分布有丰富的古文化遗址,其中主要集中在第二、三阶地上。三峡库区的古文化遗址的堆积状况与地形地貌也密不可分。首先,一般文化层多依山坡呈倾斜状堆积,靠山根处较浅,靠江一侧较厚;其次,三峡地区古遗址的破坏较严重,表现为以下方面:

3.1 面积缩小 根据调查和发掘资料分析,部分遗址据现有浓度及分布范围看,原来具有较大的规模,有些在60年代调查尚有较厚的堆积,但由于江水冲刷,江岸连年崩坍,面积日趋减小,有的仅存边缘部分,甚至文化层已不复存在,仅能找到零星的文化遗物。如秭归龚家大沟遗址,据1960年以后的历次调查,原遗址东断面上,文化层最厚可达5米以上,而至1981年试掘时,最厚处仅2.32米。

3.2 堆积扰动 该现象较为复杂,大体有以下三种情况:①“断层”:由于江岸、山坡的垮塌,原堆积地层发生断裂,文化层由高处向低处塌落而致。虽然地层未受到大的破坏,但已离开了原来的位置。②倒转堆积:由于人为或自然营力的作用,文化堆积顺山势的坡度自高处向低处翻转,原上层落入底部。③再生堆积:由于人为的翻动或山洪冲积文化层由坡上向下跌落时,地层遭到破坏,不同时代的遗物相互混杂,形成新的堆积。这种堆积的特征可概括为:原地层扰乱,遗迹破坏,遗物相混,层次无年代意义,其出土物要靠与其他遗址间的对比方能分辨。

4、 古墓葬类

就古墓葬现存形式来看,大体上有以下三种现象。

4.1 与遗址并存的墓葬群 这种情况主要集中在古城镇集中地带。由于受地理条件的局限,时至今日,在长江沿岸的某些地区仍见墓葬与住地相邻的现象。可见该现象的出现是本地区生存空间狭窄所决定。如涪陵石沱墓群。

4.2 各历史时期混杂的墓葬群 三峡工程淹没区内的古墓葬多以汉代砖室墓为主,但在一些墓葬群中,仍可见后期墓葬与汉代砖室墓并存的现象。这亦与沿岸村镇地理条件局限性有关。如巴东五家湾古墓群,其墓葬始于汉,延至宋、明、清。

4.3 单一的墓葬群 这是较普遍的墓葬现存形式。三峡淹没区内的古墓葬群多埋葬较浅,由于人为和自然营力的作用。大多不同程度地遭到了一定的破坏。人为破坏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①大部分墓群地表多为现代民居或农田。在70年代改田过程中或当地居民建民宅过程中,地下墓葬都遭到了破坏,大量墓砖甚至被用做建材而遗失、被毁,如秭归卜庄河墓群1991年6月县砖瓦厂取土时,便破坏了5座古墓葬;②地下古墓葬和崖墓在历史上有不同程度的被盗现象。自然营力的破坏,主要表现为水的作用。如石柱砖瓦溪古墓,其东侧有一溪水自南而北汇入长江,由于溪水长期冲刷墓地,古墓地表覆土层已侵蚀殆尽,常伴有砖瓦露头。 

 

 

 

 

 

 

 

www.cnwei.com 独家拥有本站除经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图片版权,未经许可,请勿拷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