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艺苑撷英 | 万荷堂的记忆 >>>

 

 

/ 魏靖宇

 

“万荷堂”是黄永玉先生前几年在京郊营造的气势恢弘的住所。我曾先后去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应黄老的邀请参加他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大型个展的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我随黄老一道去了万荷堂。画展盛况空前,万荷堂也十分热闹。 黄老在穿梭的采访、拜望人流中抽空为我带去的二十五年前赠我的几件书画加题了一些文字。我不忍更多地打扰先生,中途几次告辞,先生都不答应,直到下午四点,才由 黄老的夫人梅溪亲自送我出了大门叮嘱司机送我返城。

二○○二年七月二十九日,我第二次到万荷堂。我本意停留半小时,先生热情挽留,并吩咐在门外的出租车不要等我。在清净幽香的万荷堂,黄老兴致勃勃地向我展开了数幅气势磅礴的巨作。看这些近作,感觉先生画风大变。先生说:“画画也是战术与战略的关系。先工后写,从局部到整体,包括题款都要心中有数。”

时值盛夏,万荷堂荷花盛开。先生领我观荷,又至画室欣然做荷花一幅赠我,又应我要求,为我正在瞿塘峡兴建的博物馆题写了匾额。兴之所至,一口气挥笔书写了两幅。

黄永玉先生兴趣爱好广泛,朋友们都称他是老顽童、老玩家。在万荷堂,存放着数件从缅甸运来的巨木(楠木和樟木)。直径都在一米五以上。上面有黄苗子先生的题刻。黄老说它即前卫又传统。我十分喜欢这些木头,我说只有先生才把木头玩出了味道。

午餐过后,先生兴致未尽,与我谈起故乡凤凰的一些近况,并告诉我凤凰县委如何重视文化,决定在凤凰古城对面给先生一座山,用于兴建他的“玉氏山房”。因我没去过凤凰, 黄老边讲边随手在一张纸上用墨笔勾画,应我的要求,并在图上题款赠我以为纪念。 我提出赠送一件自己收藏的巨大三峡阴沉木给先生,用于玉氏山房的陈列。没想到先生闻听此言,立即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并决定寻适当时机一定亲自到三峡看木头。因此结下这一段奇木与玉氏山房的“姻缘”。此是后话。

下午两点,我劝黄老休息,坚持起身告辞。先生亲自电话安排来车送我回住处。

两次拜访万荷堂以及多年前与先生交往令我受益非浅,终身难忘。

 

 

                                                                            2002年9月9日于云根堂

 

 

相关链接:黄永玉和他价值连城的三峡阴沉木  >>>

 

 

 

www.cnwei.com 独家拥有本站除经特别说明外所有文字图片版权,未经许可,请勿拷贝。